刘杰博士:国外归来 续写传奇 图) 原 :刘杰博士:国外归来 续写传奇 图)) 他是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原卫生部)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、国医大师精神传承工作委员会联合授予的“国医大师传承人”;他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疑难病研究课题组的针灸组组长,中央机关老干部健康管理顾问团主任委员;他是一位被患者尊称为最接地气、医术精湛的“刘博士”。 从医40多年,他专治被医院判定无法治愈的疑难杂症,续写无数传奇,他就是天津刘氏中医16代传人,有“东方一针通”之称的“国医大师”刘杰博士。 “刘博士您可回国了!” 刘杰中医诊所门诊时间为下午3点到7点,下午2点半刚过,诊所门口就站满了前来看病的患者。 “刘博士来了!” 当刘杰拉着行李箱,刚从出租车上下来,就有患者喊起来:“刘博士您可回国了!”大家争先恐后地抢着去帮刘杰拿行李,“我们盼星星、盼月亮才把您盼回来啊。”有的说,“你怎么才来啊?”有的说,“你不说2月18日回来吗?”“在国外绊住脚了吧?” 刘杰博士解释道:“多谢大家关心,这些天我在国外的一些学生、病人非不让我回来。我千方百计地说服,又救治了很多病人,保证以后一定会再去……就这样当地卫生组织及学生、病人才放我回来。让患者们久等了,抱歉!抱歉!” 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说,“年前您治好了我的一位老邻居,他得了 球麻痹 ,当时医院都说不行了,您治疗后,现在都可以行走、自理了。您看看我这瘫痪多年的病能治吗?”另一名新来的患者在家人搀扶下缓缓走了过来,“我因视网膜脱落,视神经萎缩,黑天白天都分不清,我的眼睛还有救吗?病人都说,您一个疗程不见效,就不给治是吗?” “听说您的针灸可以治疗癌症,还可以使癌细胞变性,坏死,排出体外。中医针灸真有这么大的力量吗?” 刘杰博士回答道:“中医不但能治世界上认为治不了的疑难病、残疾性大病,还可救治脑出血、栓塞、心猝死的病人。实践证明,中医完全可以治疗、治愈世界上十万多种疾病。” 一位一直在旁聆听的老人走过来问刘杰博士:“听说您把 球麻痹 都治好了,这可是世界不治之症啊?这个病人就是我们小区的邻居。他可跑了不少地方,在北京治病一住就一年,根本就没治。家属无意间在报纸上看到了您的 ,让人没想到,去年您一个疗程就见效了,几个疗程自己就可以洗衣服、做饭了。已经基本上不能动的脸,现在都能笑、能说话了。真不简单啊!您看看我这二十多年的 牛皮癣 ,您能给我治治吗?我也是跑了大半个中国了!”老人说着撩起了衣服让大家看。 还没等刘杰博士看诊,一位在门诊的“老病号”便抢先一步说道:“您这不算太长的时间,程度上也不算太重,面积也只有我刚来的三分之一。您知道我来的时候比您厉害多了,每天往下掉的皮肤就很多。刘博士扎了一个疗程就见效了,现在还不到二十天已经好了一大半。”这位“老病号”也掀起衣服。众人纷纷看过去,“这不跟好的皮肤一样吗?不仔细看一点也看不出来。” 这位“老病号”又说,“刘博士说为了以后不再犯,再给我巩固一段时间治疗。刚才你问我为什么找刘博士治疗,因为我每天从门诊经过,看到很多疑难杂症患者都被刘博士治愈了,我才下决心来的。” 这时,又一位“老病号”向大家介绍说:“我是十几年的老关节病,来时是 O型腿 ,没几个疗程,现在我的腿都变直了。生病的都想找好大夫,四处求医后,可很少有人知道,真正治大病的就在眼前。” 众多患者纷纷“毕业” 前期 中采访过的,辽宁鞍山的石国庆、远淑琴夫妻,天津的刘树海、王慧兰老两口,以及患有重度糖尿病的河北辛集的邵大爷早已经“毕业”了。 作为诊所“资深”的病人之一,刘福德送走不少病人,也迎来不少病人,“来的时候穿棉袄,现在都穿短袖了。” 家住大港太平村的刘福德是做饲料生意的。2012年正月初九因为操作不当,被倒塌的传送带严重砸伤,造成胸第十一和十二椎体压缩性骨折。手术后,刘福德胯骨用不上力,右腿丧失知觉。 2015年底,刘福德的妹夫开车送刘福德到刘杰中医门诊看诊。“我是坐轮椅过来的,扎了一次就能从轮椅上下来,拄拐可以走了,治疗一个多星期,就把拐扔掉了。” 现在的刘福德,不仅完全摆脱了拐杖,像正常人一样行走,从大港到市区,刘福德还能自己开车往返。“放在一年前,绝对想不到能恢复到这种程度。” 每当看到别的病友“毕业”了,在为他们高兴的同时,刘福德也会在心里默默地着急。“等我 毕业 了,也要敲锣打鼓给刘博士送锦旗。” 据统计,从去年7月到今年5月,在这些陆陆续续“毕业”的患者中,仅糖尿病的就有三十几位。 “我的糖尿病比较重,比我轻的基本都走了。”52岁的张淑英有20多年的糖尿病史,光打胰岛素就打了14年。“以前我每天得打三针胰岛素,医生还建议我再打一针长效针。” 这些年为了看病,张淑英把大江南北都跑遍了,北京每周去一趟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在北京听人说,天津有个叫刘杰的国医大师。 “来到门诊后,刘博士让我先治一个疗程,看看见效不见效。不见效走人,见效继续治。” 结果,第三天,张淑英的血糖就从打完胰岛素的18毫摩尔/升,降到了12毫摩尔/升。从那之后,她的血糖持续下降。治疗到20天时,张淑英去掉中午的一次胰岛素。到一个半月时,每天只需打早上的一次。 随后两个月的治疗结束后,张淑英终于将注射的胰岛素改成口服降糖药。“口服降糖药只吃了27天,现在我什么药也不吃了,就用博士给我扎的降糖针。我去医院检查,发现我的胰岛已经可以正常分泌胰岛素了。”张淑英兴奋地说。 在刘杰博士的建议下,张淑英不仅恢复了正常饮食,还能适量地多吃些含糖量高的食物,“看来,我也快 毕业 了。” “刘杰博士每天亲自为我们治病,我真的很荣幸,也非常非常感谢。”患者们纷纷竖起了大拇指。“我们都要感谢刘杰博士,他治愈的不仅仅是一个个病人,而是一个个家庭!” 中医需要与世界医学接轨 2016年8月,刘杰应邀参加世界卫生组织大会。作为大会的发言人,刘杰博士阐述了国医中“经与络系”对人体各部位、组织、细胞的作用,以及中医内在精髓临床总结的理论等,并对未来人类健康医学等课题进行学术 。 在学术交流中,刘杰发现很多国外医生对中医的认识还只是粗浅地知道针灸作用,而不知道中医深奥的理论,甚至对针灸能治疗癌症感觉很新鲜。 刘杰博士的发言,引起了现场学者专家的关注。会后,多名国外医学专家与刘杰博士进行了深入讨论,并真挚地邀请刘杰到自己的国家指导授课。 “能将中医发扬光大,在国际上得到认可,和世界医学接轨,是我作为一名中国医生的责任和使命。”刘杰博士说。 会议期间,刘杰博士应瑞典卫生组织及瑞典乌普萨拉大学的邀请,参观了该校的生物研究系、生理系、病理系。 会议即将结束时,刘杰博士在外国专家学者陪同下,考察了世界顶尖医学院之一的卡罗林斯卡学院。